• Select Language
    • English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India
    • Indonesia
    • Malay
    • Tiếng Việt
    • ประเทศไทย
    • Hungarian
    • Romanian
    • Dansk
    • 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分享到

    患者故事

    郭林的故事

    胰腺癌—丹麦

    日期:2014-06-24作者:None来源:FUDA

      我是丹麦的一位教师,有两个家,一个在丹麦的哥本哈根,一个在中国。复大肿瘤医院是我中国的家。现在我很幸福,这种幸福是只有从死亡边缘走过一趟的才能最真切感受到。2007年,我在丹麦被诊断出胰腺癌时,我们全家都陷入了地狱般的灾难中。2008年来到中国的复大,命运大转折。我活下来了,现在一天比一天好。我有两个女儿,4个外孙,他们都很爱我,我每年11月必回中国复大,复大的几百员工都是我的亲人,他们爱我,我爱他们......

      ——郭林(GurliGregersen)2014年1月21日  

      胰腺癌是一种被称为“癌王”的癌症,能手术切除不超过5%,即使切除,能生存一年者不超过20%。伴肝转移者属第四期,中位生存期2.8个月。来自丹麦的郭林就是患的胰腺癌。2007年10月,郭林感“胆囊痛”到医院检查,发现胰腺内有2.8厘米大小肿块,肝内有3个肿块。意外的发现让她几乎“休克”,她在丹麦最大的医院Rigshospitalet接受了活检,一周后结果出来:胰腺癌伴肝转移。医生没有隐瞒她,告诫她可以化疗,但不管什么治疗,生命可能只有2-3个月。她接受了以健泽为基础的化疗,尽管她知道这种治疗不会给她带来实际好处,但这是每个癌症病人似乎都必需经历的常规。她每天都在担心这些治疗的副作用。她准备在头发掉光后安然离开世界,不给她的丈夫和女儿带来痛苦。

      郭林的丈夫是设计师,她有两个女儿,四个外孙。她的家人对医生的告诫不能理解,甚至有点愤怒。他们想让郭林到国外治疗。郭林的女儿查阅了世界文献,发现对她母亲这样的胰腺癌,除了化疗还是化疗,生存期最长就是3-6个月。她失望了,暗暗的大哭了一场。几天后,一次在网上看到一篇名叫里拉(Lena)写的文章,讲述她在中国治疗经过。这位女士患胸椎软骨细胞成骨肉瘤,在丹麦接受手术,术后病情进展,下肢瘫痪,转往美国接受高剂量化疗和干细胞移植,瘫痪治好了,但并发败血症;经抗感染治疗后,败血症好了,但肺部和胸壁出现十几个转移灶。她来到中国广州,在复大肿瘤医院接受了冷冻治疗,病情控制了。郭林的女儿找到了里拉进行咨询,她决心救她的母亲。

      丹麦的医生听说郭林准备去中国,直言不讳的说:“你们发疯了!”郭林没有听她的医生的阻挡。她和丈夫毅然卖掉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大房,换了一套有一房的小房,变出一笔钱,直飞中国。

      郭林在复大接受了CT引导下经皮冷冻治疗。冷冻探针直接穿刺入胰腺颈部肿瘤内,2个轮回冷冻-复温。肝内转移灶同时接受了冷冻消融。为使消融更彻底,在冷冻区边缘加上碘125粒子植入。2周后出院。

      1个月后,她回院复查,带回3件“礼物”:一是一张丹麦最大的报纸,上面正版刊登了记录郭林在复大治疗全过程的报道;二是一张VCD片,是悄悄随同郭林来复大的暗访记者拍摄的,上面同样记录了郭林治疗的经过;三是丹麦医院最近给郭林拍的CT片,她的胰腺肿瘤缩小2/3,肝内转移灶消失。

       2008年10月,复大院长徐克成教授和副院长穆锋应丹麦癌症协会邀请,访问丹麦,郭林手举五星红旗在机场迎接。几个月不见,她变得年轻了,穿着风衣,面色红润,两眼在挂满笑容的面盘上炯炯发亮。我们像亲人般见面。看到郭林的深情,徐院长一行十分高兴,看来她从重病噩梦中活过来了。

      去酒店路上,郭林告诉他们:今天已作PET-CT,明天上午看结果。徐院长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虽然仍谈笑风生,郭林不断告诉他们接下来几天的活动,包括丹麦大学医院肿瘤科邀请他们交流,丹麦最大电视台TV2跟踪采访,丹麦抗癌协会有权威的医生要请他们讲座,但是他们没有听进去,脑中一直在想:明天郭林的检查结果出来,如果显示复发,怎么办?......他们不敢想象。夜间,徐院长和穆锋不约而同做着同样的梦:郭林和她的病......他们也不约而同的早早醒来,默默地想着上午与郭林的见面......他们不是基督徒,但处在基督徒占百分之九十的丹麦,他们“入乡随俗”,不约而同在祈祷:上帝保佑......

      像学生时代考试等待老师发卷那样,15日上午10点,郭林在酒店大堂等待了。徐和穆锋匆匆下楼,看到郭林笑的十分灿烂。他们迫不及待的从郭林手中接过PET-CT报告,直看结论:未发现任何癌肿存在证据。

      事后徐院长说:什么是幸福?幸福是一种感觉。那时,他们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郭林的女儿也来了,面庞同样扬着快乐。他们和她们一个个拥抱,充满着高兴、祝贺、成功的拥抱。在一旁等待多时的丹麦TV2记者摄下了这珍贵的场面。他们通过了来丹麦后第一个“考试”。

      此后每年11月,郭林总来复大,一是回“家”看看医生护士朋友,二是接受DC细胞-CIK联合免疫治疗。2013年11月回来后,她特地为医务人员讲课:“生活行为和癌症康复”。她说:“整整6年了,我从癌症阴影中走出来了。看报纸,上电脑,游泳滑雪打球,玩孙嬉闹,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她应邀与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会员座谈,介绍康复经验。她说:“中国救了我,我要为中国服务!”

      

    郭林第二次来院时,带回了丹麦的报纸,上面登载了她在复大医院治疗的全过程

      

    郭林在机场欢迎徐克成院长(2009年10月于哥本哈根)

      

    郭林(左4)于2012年11月29日月在我院,大家欢庆她的康复。

      

    2013年11月16日在徐院长办公室

      郭林GurliGregersen的治疗记录:

      胰腺癌肝转移,2007年在丹麦被诊断出胰腺癌伴肝转移。化疗无效。2008年初来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接受CT引导下经皮冷冻和碘125粒子植入治疗。肿瘤消失。后再定期接受以DC-CIK为主的联合免疫治疗。迄今无复发,患者无病生存已6年。

      郭林治疗成功经验

      郭林治疗非常成功,是个奇迹。创造奇迹的是复大肿瘤医院的团队。他们应用冷冻消融加碘125粒子,成功消融胰腺原发灶和肝内转移瘤。

      奥地利Korpan认为,冷冻治疗胰腺癌几无禁忌证,主张在大多数病例用冷冻代替常规治疗。复大肿瘤医院专家们的经验,对于不能手术切除的胰腺癌,冷冻至少有以下优点:①手术探查时,如发现肿瘤不可切除,常规的方法是作捷径手术,而对肿瘤本身不予处理。此时,冷冻正可弥补单纯手术的不足,使手术从“姑息性”变为在某种意义上具有“根治性”。而且,冷冻创伤小,不会增加术后并发症的发生;②如预期不能手术切除,可在CT/超声引导下作经皮冷冻,其效果不一定较手术中冷冻差,且创伤更小,在他们的治疗病例中,尚无严重治疗相关性并发症发生。应用超声内镜引导可能更精确地冷冻靶组织。③经皮治疗除冷冻外,尚可应用其它方法,尤其碘125粒子植入疗法,他们已列为常规方法之一;④冷冻后,肿瘤抗原释放或暴露,可激发机体免疫功能,是为“冷免疫”;⑤冷冻后癌组织对化疗/放疗敏感性增加,为其后综合治疗创造条件。

      复大肿瘤医院是世界上第一个应用经皮冷冻治疗局部进展性胰腺癌的医院,据已经发表的报道,冷冻治疗后,1年生存率63%,远高于化疗治疗的病例。郭林是冷冻治疗后最有效果的病例之一。她现在每年回中国的“家”—复大一次,主要是接受免疫治疗。

  • 相关病种
    • 胰腺癌
    • 胰腺癌是一种发生于胰腺组织的恶性肿瘤。胰腺是一种腺体,大约6英寸长,形状象梨子,位于上腹部偏左侧,胃和脊柱之间,毗邻横结肠、脾、肝脏。从右至左,分为胰腺头、体和尾。...

  • 相关医生
  • 相关视频
  • 相关图片
  • 分享我们的网站
  •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信
  • QQ好友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
  • 取消
  • S

  • 联系我们
  •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668-0120
  • 咨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