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lect Language
    • English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India
    • Indonesia
    • Malay
    • Tiếng Việt
    • ประเทศไทย
    • Hungarian
    • Romanian
    • Dansk
    • 繁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分享到

    患者故事

    五味中药挑战“不可能”

    肝癌——东莞

    日期:2017-03-09作者:None来源:FUDA

    文/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总院长 徐克成

     

    2017年3月4日,星期六,上午。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曾经接诊的病人。我对病人看了又看, 又将病人手中的病历本翻前翻后,拼命回想。最后,眼睛定格在一页记录上——



    2016年11月9日


    主诉:腹胀、皮肤发黄、乏力一个月。


    体检:表情淡漠,无力状;巩膜和皮肤重度黄染;腹部膨隆,明显腹水征;肝肋下4 横指,质地硬;下肢高度浮肿。


    CT:肝脏弥漫性多发性占位性病变,最大8-10 厘米;肝门淋巴结肿大;门静脉癌栓;脾脏肿大;胃底静脉曲张;腹水。


    血液化验:总胆红素234 毫摩尔/升,直接胆红素219毫摩尔/升,谷丙转氨酶520 单位,白蛋白27 克/升,甲胎蛋白 29000 毫微克/毫升。

    诊断:原发性肝癌HCC, T4,肝衰竭


    建议住院:1、联合免疫治疗;2、适度介入TAE;3、中药......



    记得当时,病人的哥哥曾私下问我,他的弟弟还有多长生命?我说,少则半月,多则一两个月。
     

    出乎意料,四个月后,同是这位病人,走路爽捷,面色白洁,腹部平软。血液化验:总胆红素27.6毫摩尔/升,白蛋白40.1克/升,谷丙转氨酶80单位。CT报告:肝内多发性占位性病变,与2016年11月CT相比,无明显进展......
     

    我问他接受过哪些治疗?住院了吗?他说:"没有住院,唯一的治疗就是吃了你开的中药。"
     

    "真的?再想想,还有什么治疗?"我追问,不相信治疗就这么简单。
     

    "对呀!就是坚持服你的那五味中药。" 病人和他的太太异口同声地说,对于我的怀疑有些不理解。"哦",病人的哥哥想起来了,说:"中间吃了几天其他医生开的中药,但吃后腹部不舒服,很快停了。"他打开手机,给我看另外一副中药方。方中主要是一些活血化淤药。对比一下,我开的五味中药,按中医理论,主要有益气活血、健脾行气、滋阴潜阳、软坚散结和补肝益肾等作用。
     


    "你开的中药吃了后很舒服,黄疸和腹水一天天消退。一直到现在,我每天吃。"病人说。
     

    "现在你的自我感觉怎么样?"我再次好好看了看他,又让他躺到检查床上,仔细做了体检。
     

    "好的很!每天开车一个多小时,来回100公里,到东莞上班。"病人笑着说。病人的哥哥在东莞开工厂,他在厂里当总经理。
     

    一个晚期肝癌患者,整个肝脏那么多肿瘤,那么深度的黄疸,那么多的腹水,那么严重的低蛋白血症,伴有门静脉癌栓,没有接受任何"现代"治疗,现在黄疸、腹水完全消退,每天上班,还能开车跑那么多路......虽然肿瘤还存在,但活下来了,活得还很有质量。他是真正在"与癌共存"。
     

    怎么解释?从现代医学的观点,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但病人确实改善了,至少稳定了。
     

    也许有人会质疑,认为是"个例"或偶然事件,但爱因斯坦说过:最偶然的意外,似乎也都有必然性。恩格斯说:必然性是在无数偶然性中开辟自己的道路。当今我们追捧量子力学,就是因为它不那么服从绝对必然,而是逼近于对个性的追讨。
     

    我兴奋地打开手机录音开关,让病人和他的太太重讲了一遍治疗过程;我们一起拍照,交换微信。我要记录下这非凡的事件和时刻。
     

    病人姓孔,叫孔祥X,应是孔子第74代孙。我突然想起,云南昆明也有一位"祥"字辈孔子后代,是企业家,八年前患晚期肺癌,在我院治疗后,现在已无"肿瘤证据",他成为我的好朋友。
     

    孔子思想是中国的文化宝藏。"难道正是因为孔子后代,才有这么好的运气吗?"我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似乎有些"唯心",当然这仅仅是巧合。
     

    但仔细一想,也可能有些"量子纠缠":仅仅用了那五味中药,就在这个病人身上挑战了"几乎是不可能",中药不就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内涵吗!
     

    央视有一个著名栏目《挑战不可能》,我很喜欢。但我总感到这种挑战,对我很遥远。看到这个病人,我感到:"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作为一个医生,挑战未尝"不可能"。但挑战成功,需要中国元素,正如汤钊猷院士所倡导的,需要"中国式控癌"。

     

    我开的那五味中药,就是源自汤钊猷院士的太太、我学消化病的启蒙老师李其松教授。李教授是中西医结合治疗消化病的专家。上世纪70年代,我每天跟随李教授查房,为她抄方,或在她的指导下,为一些用现代医学诊断的病人辨证论治,实施中西两法治疗。
     

    汤院士对李教授的方剂进行了实验研究,发现能使荷人肝癌裸鼠生存期延长。进一步的研究发现。中药方剂能下调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和基质金属蛋白酶,上调E-钙黏蛋白,诱导癌细胞凋亡,降低癌细胞恶性程度。这些研究先后发表在 2009年J Cancer Res Clin Oncol,2010年BMC Cancer,2012年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2013年BMC Complement Altern Med,2015年Oncotarget 以及2016年Integr Cancer Ther 等国际著名杂志上。

     

    汤钊猷院士点评:

     

     

    尽管这只是个案,而且随访时间不长,但癌症病人全身情况明显好转是事实。从"必然常寓于偶然中"的角度,还是值得小议。笔者对这五味中药(松友饮)曾进行多年实验研究,提示它还可通过下调肝癌干细胞相关指标(达到分化诱导)、改善免疫炎症微环境(如同改善犯罪的社会环境),从而降低肿瘤的恶性程度,达到带瘤生存。
     

     

    专家简介

    徐克成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国际冷冻治疗学会前主席,国家"白求恩奖章"获得者,中国"时代楷模",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主席,第五届中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

  • 相关病种
    • 原发性肝癌
    • 成人原发性肝癌是一种源于肝组织的恶性细胞癌。肝脏是人体最大的腺体,最重要的消化器官、代谢器官和防御器官,是人体新陈代谢的枢纽。自下腔静脉左缘至胆囊窝中点的正中裂将肝脏分为左半肝和右半肝,包括左内叶、左外叶、右前叶和右后叶四部分。...

  • 相关医生
  • 分享我们的网站
  •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信
  • QQ好友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
  • 取消
  • S

  • 联系我们
  •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668-0120
  • 咨询留言